新闻资讯

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做最具责任感的刑事律师

许婷律师

论我国民事诉讼用度负担的立法缺陷与完善

许婷律师,毕业于南京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现为中国律师协会会员,知名律所江苏良修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主力律师,担任新沂多家上市公司及知名企业法律顾问,大型法治栏目《彭城和事佬》特邀嘉宾律师。执业证号:13203201611723821 咨询电话:15262177829 、0516-88877789

     摘 要:诉讼用度轨制是民事诉讼法中的一项极为重要的轨制,而诉讼用度的负担又是诉讼用度轨制中的核心内容。

    民事诉讼用度原则上由败诉方负担,但因为现代糊口和法律的复杂性,当事人越来越难于预计案件的结局,因此,有必要鉴戒大陆法系的作法,明确划定某些限制和例外。

    同时,还有必要引入英国民事诉讼规则中的"向法院付款的程序”,以此鼓励当事人和解并部门转移当事人之间诉讼用度负担的风险。

    此外,对于因审讯职员违背法定程序或因审讯职员的违法行为导致认定事实和合用法律错误而引起上诉或再审的,法院应当免收案件受理费,以切实维护当事人的正当权益。

      枢纽词:诉讼用度;负担原则;改革;  诉讼用度轨制是现代各国民事诉讼法中的一项不可或缺的轨制。

    诉讼用度与诉讼权利一样,与诉讼者的利益是紧密相关的,诉讼用度的公道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一个国家的人民享受法律保障的程度。

    在现代法治国家,"接受审讯”的权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

    而要实现这一基本权利,让普通民众真正接近正义或真正享受司法福利,公道的诉讼用度轨制显得尤为重要。

    由于只有在能够承担得起诉讼用度,且以为现实的诉讼用度是公道的情况下,民众才会利用司法以实现自己的权利;反之,假如民众以为诉讼用度高昂或在一定程度上是分歧理的,那么他就会抛却对司法的利用,入而归避通过诉讼的方式来解决纠纷。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接近正义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也就成了一件可看而不可及的奢靡品。

    因此,我们以为加强诉讼用度轨制的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本文拟就诉讼用度轨制中的一个最为核心的题目———诉讼用度的负担作一粗浅探讨。

      一 诉讼用度负担的原则  无论是英美法系国家,仍是大陆法系国家,民事诉讼用度原则上都由败诉方负担。

    但是,因为各个国家诉讼用度构成内容的不同,因此,败诉方所负担的内容也并非一致。

    就大陆法系国家而言,德国民事案件的败诉方不仅要支付法院用度,而且还要支付胜诉方因礼聘律师所花费的用度。

    在日本,因为不采律师代办署理强制主义,因此,败诉方只需支付法院审讯用度和除律师费用以外确当事人用度。

    而法国因为推行司法免费原则,因此,败诉方原则上无须支付司法手续费,只要为胜诉方因入行诉讼而支付的各项用度以及证人,鉴定人,翻译职员,司法助理职员等的用度和报酬。

    在英美法系国家,败诉方所支付的诉讼用度也因各国诉讼用度的构成不同而有所区别。

    在美国,因为采取按件低额征收案件受理费,因此,败诉方主要支付败诉方除律师用度以外的其他诉讼用度,其中包括证人,鉴定人,翻译职员等的用度和报酬。

    而在英国,其败诉方不仅要承担自己的律师费,同时还要承担胜诉方包括律师用度在内的所有用度。

    按照英国法的划定,即使法院作出的原告胜诉判决金额低于原告申请的金额,原告仍有权要求偿还全部诉讼用度。

    除非原告在诉讼哀求上有不当之处,例如,把明知不真实的事实作为依据。

      对于英国"赢家取得一切”的本钱政策,其公道性在于真正拥有权利的人可以在本钱为零的条件下实现权利。

    一方面能产生促入权利人积极主张自己权利的结果。

    另一方面,对侵害了他人权利还以应诉形式来抵制救济要求的人则赐与负担双重诉讼本钱的制裁。

    当然,从实践来望,所谓"权利人的本钱为零”至多不外是一个虚拟的理想状况。

    由于要实现这一状态必需同时具备两个要件[1](P304):(1)权利义务关系明确,法院不发生错判;(2)权利人不承担举证责任,不需要入行诉讼行为。

    因此,假如一个民事案件既简朴明了,又由检察机关提起诉讼或免除其举证责任或举证责任颠倒,那么权利人的本钱的确可以近于零。

    但是,这种情况———假如有的话———在民事诉讼中充其量只能是一种例外现象。

    而在大量的民事案件中,即使采取败诉者负担中包括对方律师用度的强硬政策,入行交涉,收集证据资料时所需要的,不轻易换算为金钱因而难以转嫁的本钱仍旧存在。

    此外,"本钱为零”的政策,还会产生两个方面的负面效应[2](P290 291):一是诱发当事人对稍微的权利侵害诉诸法院,而对真正复杂的权利争议归避法院。

    稍微的权利侵害因案情简朴,权利明确,可以加大权利人借诉讼手段克服权利侵害的念头。

    但对于复杂的纠纷而言,双方当事人都坚信自己主张的准确性,同时双方又对通过诉讼到底会得到什么结果没有掌握时,就有可能泛起因害怕万一败诉将要承受双重本钱负担,从而归避诉讼的现象,或者对方当事者也会由于同样的恐惊而不敢提出应该提出的抗辩,而简朴地屈服于某些不当要求。

    这样本来适合于中立的第三者入行裁定的所谓争讼较强的案件,反而因审讯结果难以猜测并泛起归避诉讼的倾向。

    二是对诉讼观念产生负面影响。

    败诉者负担的轨制公道性只限于影响当事者的行为念头,而没有对当事者入行争议的意识和步履从道义上或法律加以谴责的内容。

    但是,我们不得不望到,这种行为科学的层次与道德评价层次并不老是能够分得一清二楚的,在说明为什么败诉当事者必需连对方的诉讼本钱也加以承受时,很轻易混进道义上的谴责内容。

    可以说,在法的责任与道义责任还未达到充分的分化时,败诉者负担的轨制更轻易加剧社会对入行争议本身的不宽容立场,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还会把争议本身望成违法,从而有按捺权利主张的危险。

    因此,凡当事人的争执系出于善意,而且争执的解决对双方都有利的,诉讼用度应由双方分担。

    对此,有的建议采用原则上不偿还律师用度与其他用度,但无聊的诉讼除外。

    按照德国学者格隆斯基的主张,法院用度以外的所有开支,包括律师费,鉴定费等都由双方当事人均匀分担,不问谁胜诉谁败诉。

    惟一例外为假如败诉人曾经适当的小心谨严的话,本来能预计到自己会败诉,不外他以为这种过失尺度不够精确,不够理想[3](P208)。

      的确,因为现代糊口和法律的复杂性,当事人越来越难于预计案件的结局,在某些案件中,假如完全按照现行的诉讼收费规则,就有可能导致败诉方破产。

    恰是基于上述诸因素的考虑,无论是大陆法系国家,仍是英美法系国家,对败诉人负担原则划定了越来越多的限制和例外。

    详细来说,德日等大陆法系国家的例外情形主要有:(1)即时认诺时的用度。

    起诉并非因被告的行为所引起,被告对于诉讼中的哀求即时认诺时,诉讼用度由原告负担。

    (2)因迟误或过失而生的用度。

    当事人迟误期日或期间,或因自己的过失而使期日变更,延期辩论,为续行辩论而指按期日或延长期间时,负担因此而产生的用度。

    (3)无益的攻击或防备方法的用度。

    当事人主张无益的攻击或防备方法者,即使其在本案中胜诉,也可以命其负担因此而生的用度。

    (4)上诉用度。

    当事人提起无益的上诉者,其上诉用度由提起上诉确当事人负担。

    当事人在上诉中,因提出新的主张而胜诉,如斯主张在前审中即能提出者,上诉用度由胜诉当事人负担其全部或一部①。

    在英美法系国家,同样如斯,如《英国民事诉讼规则》绝管也划定了"败诉方支付诉讼用度”且诉讼用度可以尺度或补偿作为评定基础,但是,不管在哪种基础上评定诉讼用度,法院都不答应分歧理的诉讼用度和诉讼用度额的泛起。

    法院在决定诉讼用度额时,应考虑以下情形:(1)所有当事人诉讼行为;(2)涉及金钱的数额或财产的价值;(3)讼争事件对当事人的重要性;(4)讼争诉讼技巧,努力程度,特殊知识和责任;(5)所耗费的时间;(6)任何一方当事人工作的地方或环境。

    此外,为了鼓励当事人和解,并部门转移当事人之间诉讼用度负担的风险,答应被告援用"向法院付款的程序”,被告所交款项构成和解的要约,原告可以接受也可以拒尽;假如原告接受,诉讼就此终结,原告有权要求偿还他的用度,假如他向法院申请金额更高的判决而胜诉,他有权要求偿还判决金额的全部诉讼用度。

    但是,假如判决金额与被告给付法院的金额相等或低于该金额,则原告绝管胜诉,仍必需把向法院付款后被告支付的用度偿还被告[3](P209)。

      我国与其他国家一样,同样实行以败诉者负担为原则。

    但是因为我国诉讼用度的构成仅包括审讯用度,因此与其他国家比拟,败诉方无需向对方支付当事人用度。

    但跟着我国审讯方式改革的不断深化以及诉讼模式的转换,我国诉讼用度轨制已越来越不适应现实发铺的需要,亟待改革和完善。

    就诉讼用度构成来说,除了审讯用度外,还应当包括公道确当事人用度,以切实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并确保其得以实现。

    此外,绝管我国诉讼收费规则在确立败诉人负担这一原则的同时,也作了某些例外划定,如,因为当事人不合法的诉讼行为所支出的用度,由该当事人负担;在第二审中,一方当事人提出新证据致使案件被重审的,对方当事人有权要求其补偿误工费,差旅费等用度。

    但应当说还很不完善,仍有必要鉴戒大陆法系国家(如德国)以及英美法系国家(如英国)的某些作法,对其作入一步的完善。

    如在诉讼收费规则中明确划定:(1)起诉并非因被告行为引起,被告对于诉讼中的哀求即对认诺的,诉讼用度由原告负担;(2)因当事人迟误或过失而导致产生的用度,以及因无益的攻击或防备方法所产生的用度都由该当事人负担;(3)对于当事人提起无益的上诉,其上诉的用度由提起上诉的人负担;(4)当事人在提起上诉中,因提出新的主张而胜诉的,假如该主张在前审中即能提出者,则上诉人应当承担由此而产生的诉讼用度。

    此外,我们以为还有必要引入英国民事诉讼规则中的"向法院付款的程序”,一方面有利于鼓励当事人入行和解,另一方面也可以部门转移当事人之间诉讼用度负担的风险。

    此外,在诉讼用度尤其是当事人用度的计算和评估方面,英国民事诉讼规则中的相关划定,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鉴戒和参考。

    即应当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这些因素详细包括:所有当事人诉讼行为;涉及金钱的数额或财产的价值;讼争事件对当事人的重要性;讼争事件特定的复杂性以及所提题目的难度和新奇性;所耗费的时间;所涉诉讼技巧,努力程度,特殊知识和责任;以及当事人工作的地方和环境等。

    此外,为了确保败诉方对胜诉方律师用度支付的公道性,我们仍不妨鉴戒英国民诉规则中的某些作法,如在简易程序中,实行诉讼用度固定制,支持当事人本人诉讼。

    在其他程序中,则实行律师用度的有限转付,即胜诉方当事人与律师商定或已经支付的律师费数额由法官根据案件性质,律师收费尺度,律师所承担的法律事务的繁简程度,需时是非等因素,以不超过商定或已支付数额作出公道判断。

    而对于某些类型的案件,即涉及身分关系和与身分关系有紧密亲密联系的案件,则排除律师用度的计算和支付。

    总之,上述因素都是有待我国在制定新的诉讼收费规则时加以考虑的。

      二 我国诉讼用度负担的确定  (一)一审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  1 现行立法及司法解释划定  根据《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以下简称《收费办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划定,一审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1)败诉人负担。

    根据《收费办法》第19条和第24条的划定,当事人一方败诉的,由败诉的一方当事人负担。

    申请财产保全措施的申请费和海事海商案件的申请拘留收禁舟舶,申请留置货物,燃料的申请费,均由败诉方负担。

    (2)按比例负担。

    双方都有责任的,由人民法院按当事人在案件中各自责任大小,决定双方分担诉讼用度的比例;共同诉讼确当事人败诉,应由人民法院按照他们的人数和他们各自对诉讼标的利害关系,决定他们各自负担的诉讼用度的金额。

    共同诉讼人因连带或不可分之债败诉的,应连带负担诉讼用度。

    假如共同诉讼人中,有人专为自己的利益而入行的诉讼行为而支出的用度,应由该当事人负担。

    (3)人民法院决定负担。

    这合用于离婚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

    离婚案件有其特殊性,产生离婚纠纷的原因也各不相同。

    决定离与不离的因素是特定的,即夫妻感情是否破裂。

    所以在离婚案件中,败诉的不一定就是造成纠纷的责任者,胜诉的一方也不一定对离婚没有责任。

    因此《收费办法》第22条划定:离婚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由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详细情况决定。

    (4)原告负担。

    《收费办法》第23条划定,撤诉的案件,案件受理费由原告负担,减半收取。

    这主要由于撤诉本身就说明原告曾经提起的诉讼没有必要入行下往,同时又考虑到撤诉有利于息讼,因此,不论是原告自己撤诉,仍是因谅解对方而撤诉,案件受理费均由原告负担。

    同时基于司法耗费与诉讼用度支出相一致的原理,对撤诉的案件采取减半征收的办法。

    此外,对于驳归起诉的案件,其案件受理费也由起诉确当事人负担。

    (5)协商负担。

    调解达成协议的案件,诉讼用度由当事人协商负担;协商不成的,有人民法院决定。

    (6)当事人自行负担。

    因为当事人不合法行为所支出的用度,由该当事人承担。

    所谓不合法的诉讼行为,是指严峻影响诉讼程序正常入行,并给其他诉讼介入人造成经济损失的行为。

    例如当事人无端不出庭,使人民法院不得不延期审理,为此而支出的对方当事人和证人的误工补贴,交通费,住宿费等用度,就应当由该当事人自行负担。

      2 缺陷与完善  我国现行立法及司法解释关于一审案件诉讼用度负担的划定,总的来说是比较科学的,但如前所述,对于当事人自行负担的情形,划定过于笼统,抽象,有必要鉴戒大陆法系国家(尤其是德国)和英美法系国家(尤其是英国)的有关立法予以入一步完善,在此不再赘述。

      (二)二审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  1 现行立法及司法解释划定  根据《收费办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划定:(1)二审讯决驳归上诉,维持原判的案件,诉讼用度由上诉人负担;双方都上诉的,由双方当事人负担;(2)二审依法改判的案件,二审法院除确定二审诉讼用度的负担以外,还应改变一审法院关于诉讼用度的负担;(3)二审调解达成协议的案件,对一审和二审诉讼用度的负担,由当事人协商,协商不成的,由二审人民法院一并作出决定。

    (4)二审人民法院发还原审人民法院重审的案件,上诉人预交的上诉案件受理费不予退还,重审后又上诉的,不再预交案件受理费。

    重审后,人民法院应当根据重审结果,依照《收费办法》的有关划定确定诉讼用度的负担。

      2 立法缺陷与完善  我们以为,二审人民法院发还重审的案件,上诉人预交的案件受理费原则上应当予以退还。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的划定:发还重审的情形主要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或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一种是原判决违背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准确判决的。

    对于前一种情形,在实践中又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由于当事人提出了新证据而导致原有事实认定错误,另一种情况是对原有证据本身认定错误。

    对于前一种情形,我们以为提出新证据的一方当事人应当承担上诉用度,而对于第二种情形,以及因原判违背法定程序而发还重审的,因为责任在于原审法院本身,我们以为,在发还重审的情况下,上诉人预交的案件受理费应予以退还。

    对于重审后,当事人又上诉的,应当再预交案件受理费,而非相反。

    只有这样,我们以为才有利于当事人入行诉讼,也才更符合责任自负,以及司法资源耗费与当事人诉讼用度支付相一致的原理。

      (三)再审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  1 现行立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划定  (1)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9条第1项的划定,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人民法院经审查决定入行再审的案件,当事人依照《办法》有关划定交纳诉讼用度;当事人对人民法院第一审讯决或裁定未提出上诉,一审讯决,裁定或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又提出申请再审,人民法院经审查后决定再审的案件,依照《办法》有关划定交纳诉讼费;其他依照审讯监视程序提审,再审的案件,免交案件受理费。

    (2)经再审程序,对一审或二审讯决作了变更的,再审法院应当重新确定原诉讼用度的负担。

      2 立法缺陷与完善  客观地说,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诉讼收费办法的增补划定,关于再审案件诉讼用度的负担,已较《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有了很大的提高,它在某种程度上有效地防止了当事人滥用再审程序,因而具有一定的公道性与科学性。

    尤其是对于因一方当事人提出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情形,要求预交受理费,充分体现了责任自负原则。

    而对一审生效判决申请再审的情形,要求预交受理费,将更有助于二审程序性能的施展。

    当然,从我国未来再审程序改造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以为,上述两种情形都应排除合用再审程序,以切实维护法秩序的安定性和两审终审制。

      三 关于法院是否也应承担诉讼用度的题目  无论是大陆法系国家,仍是英美法系国家,法院的经费均来自国家的财政拨款。

    因此,法院承担诉讼用度实际上也就是国家承担诉讼用度。

    有人指出,在某些特定的情形下,国家也应承担诉讼用度,详细来说,至少在下列两类诉讼中,应由国家承担诉讼用度。

    第一,第一审讯决纯粹因为法官合用诉讼法上的错误为理由而被废弃,在这种情形下,不能指责任何一方引起上诉用度;第二,第三审上诉的主要目的为解决各法院判决之间的不同一,在这种情形下,上诉程序是为保护公共利益,不是私家利益。

    因此,包括律师费在内的上诉费应由政府承担[3](P208 209)。

    对于上述观点,我们以为有一定的公道性。

    司法审讯作为一种公共服务,当事人在享用的时候,必需为此而支付一笔用度,那么当这种服务存有瑕疵以致给当事人造成了损害时,当事人能否要求给予赔偿呢?从逻辑的角度来说,谜底显然是肯定的。

    但是与一般服务比拟,司法审讯又究竟是一种特殊的公共服务,它并不具有盈利的性质,当事人所支付的用度只是支撑司法审讯用度的一部门, 甚至是极小的部门,大部门用度究竟是来自全体纳税人。

    因此,在司法服务泛起瑕疵时,有关责任承担显然不宜过于苛严。

    根据国家赔偿法的划定,民事司法赔偿仅限于人民法院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书执行错误,造成损害的情形。

    此外,为了防止法官违法审讯,最高人民法院还于1998年制定了《人民法院审讯职员违法审讯责任追究办法》。

    不外,对于因违法审讯,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应如何处理及补救,该办法并没有作相应划定。

    我们以为,基于司法审讯服务的特殊性,一方面不宜对审讯职员乃至法院施加过重的责任,另一方面,从当事人这个角度来说,对因法院的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害也不能不加以考虑。

    只有对这两方面予以平衡,我们才能将维护法院审讯的独立性与权势巨子性和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机地同一起来。

    因此,我们以为,一方面应严格限定民事司法赔偿的范围,以切实维护法院审讯的独立性和权势巨子性,另一方面,对于因审讯职员违背法定程序或因审讯职员的违法行为导致认定事实和合用法律错误而引起上诉或再审的,法院应当免收案件受理费,以切实维护当事人的正当权益。

    当然,在目前法院财政地方化,以及案件受理费仍用于增补法院办案业务经费的情况下,这种责任到底在法院系统内又如何负担,的确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技术性题目。

    至于对第三审上诉的情形,基于其所施展的社会功能和产生的社会效应,我们以为可以考虑减征案件受理费。

    那种试图将全部诉讼用度交由法院或政府来承担的观点,我们以为既不符合客观实际,也不符合受益者分担的逻辑,因此是不可取的。

版权所有© 新沂知名资深刑事律师 xylsf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7040657号
地址:江苏省新沂市钟吾路莱茵名郡南50米 咨询电话:15262177829 、0516-88877789 邮箱:jslxlawyer@sina.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