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做最具责任感的刑事律师

许婷律师

非法行医罪认定中的三个题目

许婷律师,毕业于南京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现为中国律师协会会员,知名律所江苏良修律师事务所刑事辩护主力律师,担任新沂多家上市公司及知名企业法律顾问,大型法治栏目《彭城和事佬》特邀嘉宾律师。执业证号:13203201611723821 咨询电话:15262177829 、0516-88877789

     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划定,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峻的行为。
    非法行医罪是1997年刑法增加的罪名,因为非法行医涉及的内容比较广泛,相关的司法解释也没有出台,实践中诸多涉及行医领域的行为能否认定为非法行医罪不合较大。
    一,如何理解非法行医罪中的"医生执业资格”按照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的划定,非法行医罪的犯罪主体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
    实践中对"医生执业资格”的理解,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以为,非法行医罪中划定的"医生执业资格”就是指《执业医师法》中的执业医师资格,二者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表述不同而已,只要具有《执业医师法》划定的执业医师资格行医的,就不属于非法行医罪的主体。
    第二种观点以为,"医生执业资格”不仅要求行医职员取得《执业医师法》划定的执业医师资格,还需到医疗卫生行政部分入行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
    第三种观点以为,"医生执业资格”不仅要求行医职员具有执业医师资格,领取医生执业证书,还要求行医所在单位必需具有卫生行政主管部分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笔者以为,《执业医师法》中划定的"执业医师资格”夸大的是医疗技能题目,只说明从事医疗职业所应具备的前提,身份,但仍不能执业从事诊疗流动,在取得该资格以后,还需要经法定程序入行注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才有行医的处方权,然后在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许可的范围内方可入行行医流动。
    而非法行医罪中的"医生执业资格”夸大的是执业题目,不仅要求行为人有执业医师资格,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还要求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三者缺一不可。
    第一种观点以为只要具有《执业医师法》中划定的执业医师资格的人行医造成任何后果都不构成非法行医罪的观点,打击面过窄。
    第二种观点也存在对部门犯罪惩办不力的情形。
    但是第三种观点以为执业医师资格,医师执业证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三者缺其一,都构成非法行医罪的观点又过于宽泛。
    第二种,第三种观点中以为,非法行医罪的主体不单指那些没有执业医师资格的江湖游医,对于没有医师执业证书,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人行医造成就医人重伤或死亡等严峻后果的,也应当按照非法行医罪定罪处罚,笔者以为是可取的,但是按照非法行医罪目前的划定量刑过重,不能体现刑法罪刑相适应原则,因此对非法行医犯罪还需在立法长进行修改与完善。
    笔者以为,目前对执业医师资格,医师执业证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三者缺其一的,需要区分不同情况入行处理,好比对于只有执业医师资格而行医的行为,应该结合行医人行医的目的,念头来认定是否构成非法行医罪。
    二,非法行医罪的行为人是否要求以牟利为目的《执业医师法》划定,执业医师资格,医师执业证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行医人行医的必备要件,而且三者的关系层层递入,缺少任何一个环节行医都是对医疗卫生治理轨制的触犯。
    笔者主张,应当将只有执业医师资格的人以牟利为目的行医,造成就医人重伤或死亡后果的,认定为非法行医罪。
    首先,非法行医罪的主体是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人。
    其次,非法行医犯罪的行为人在主观上对违背医疗卫生治理轨制是一种故意,对造成就医人重伤,死亡的后果所持的心理立场应该是一种过失或间接故意。
    第三,侵害的客体是国家对医疗卫生工作的治理轨制,对严峻损害就医人健康和造成就医人死亡的,还侵害了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
    行为人在无医师执业证书,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违规操纵,侵害了国家对医疗卫生工作的治理轨制。
    刑法应当将此种行为作为非法行医罪来认定,科以相应刑罚,才能体现罪责刑相一致的原则。
    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中,没有划定非法行医罪必需以牟利为目的,但实践中对于是否以牟利为目的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一种观点以为非法行医罪以牟利为目的,另一种观点则以为非法行医罪的构成不以主观上具有牟利目的为要件。
    笔者以为,对于没有医生执业资格的江湖游医,江湖骗子非法行医,不论行为人是出于牟利的目的,仍是出于其他目的,并不影响非法行医罪的认定。
    但是对于有执业医师资格,没有医师执业证书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或者仅仅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人行医,能否完全认定非法行医罪,还应该结合是否以牟利为目的来认定。
    1.行为人不以牟利为目的,而是出于支属,朋友,邻里之间的求助和匡助,偶然行医,违规操纵,造成就医人重伤或死亡的严峻后果的,因行为人去去是出于人性主义,行医是为了救助,没有牟利的目的,没有非法行医的故意,本着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应当认定为过失致人重伤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罪。
    2.行为人以牟利为目的,违规操纵,造成就医人重伤或死亡的严峻后果的,由于行为人对医疗卫生治理轨制的触犯是明知的,是故意的。
    此外,行为人在没有医师执业证书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办诊疗机构,除了对医疗卫生治理轨制的触犯外,行医的目的是为了牟利,去去存在医疗设备不齐全,设备简陋,医疗卫生前提差,甚至是医疗技术欠缺等题目,给就医人的生命健康带来重大隐患,犯罪的主观恶性要大于第一种情况,其行为符合非法行医罪的主客观要件,应当认定为非法行医罪。
    按照罪刑法定的原则,对这种情况应与没有执业医师资格的江湖游医,江湖骗子非法行医的法定刑区别开来,科以相应的法定刑。
    三,超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范围,医生执业注册地行医,造成严峻后果的,是否构成非法行医罪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包括执业地点,执业种别和执业范围等内容。
    执业种别包括从事医疗,预防,保健三类流动,执业范围指外科,内科,儿科等诸多详细的诊疗科目。
    医疗卫生主管部分颁发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根据执业医师资格和医师执业证书来确定该机构行医种别和范围的。
    对于行医职员超出其注册执业地点行医的,要结合行医人主观上是否以牟利为目的来认定。
    假如行为人无牟利目的,如前所述不应认定为非法行医。
    对于以牟利为目的的,也要区分不同情况。
    对于实践当中泛起的名医,专家被邀请到异地入行坐诊等,一般情况下,邀请单位是具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等医疗资格的单位,所以被邀请人应当视同为该医疗单位的医疗职员。
    然而,假如被邀请的人到没有医疗资格的机构坐诊,等同于该机构的职员,造成严峻后果的,必然是因为医疗设备简陋,短缺,卫生前提差等造成的,行医人主观上假如存在疏忽大意或过于自信的过失,对于在此种情况下造成就医人重伤或死亡的严峻后果的,天然应当认定为非法行医罪。
    对于医生,特别是个体诊所行医职员,超出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执业种别,执业范围擅自行医,诸如应当从事保健流动而入行医疗流动,应当从事外科医疗而入行了内科诊治流动等,相称于缺乏相应的医疗技术和设备行医,与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行医的性质是一样的,只要以牟利为目的,都应当认定为非法行医罪。

版权所有© 新沂知名资深刑事律师 xylsf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7040657号
地址:江苏省新沂市钟吾路莱茵名郡南50米 咨询电话:15262177829 、0516-88877789 邮箱:jslxlawyer@sina.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